大家對天朗這傳統英國品牌的Prestige系列有何印象?經年古典傢俬般的外表,華麗淡定的聲音,貴族氣息的代價,仲有…大牛龜,難入屋!

雖則如此,數十年來香港發燒友依然對「雪櫃」天朗趨之若鶩;而使用經典單元Red, Gold, HPD系列的型號更是不乏追捧者。筆者也有兩位朋友分別使用四十多年歷史的HPD系列的Arden和Cheviot, 它們的聲音不單絲毫沒有老舊味,更証明天朗的魅力是根基深厚,超然于傳統英倫喇叭。

 

 

2017年中,全新在英國Coatbridge廠房生產的Legacy系列,復刻了1974年推出的HPD系列中的三款單元口徑不同的同名喇叭:Eaton(10吋同軸),Cheviot(12吋同軸),以及Arden(15吋同軸)。
香港的發佈會筆者已在較早前報道(http://www.hiendy.com/hififorum/ … read&tid=105258), 當時亦有聆聽系列最大型的Arden,對全新Legacy有一定印象;至於我估計會是系列在香港的best seller, 12吋單元的Cheviot, 一直等待機會試聽。

為何Cheviot會是best seller? 前文已提過,天朗Prestige系列一向以雪櫃見稱,較細件及價錢親民的已是10吋單元的Stirling, 但也比今天流行的柱型Tall boy座地喇叭的腳印大上一截,但總算是香港一般150~200呎客廳所容;而Cheviot腳印和Stirling差不多外,單元更多兩吋優勢和箱体的容積增長,不只和Prestige系列沒有重叠,在有限空間用到最大單元也是筆者所期望。

以下是筆者沿用的Spendor D7 和Cheviot的設置對比:

喇叭送到舍下,開箱;原廠有提供兩種可調高低的釘/腳座(一款是釘加墊碟,一款是錐碟座)

筆者選用釘腳,配合Linn 的Skeet墊;調水平對用同軸單元的喇叭很重要,一致的水平才能發揮同軸單元最佳聚焦的優勢。
調好水平,由於Cheviot濶障板淺箱深,是典型的Sound Field(音牆型,相對便是Sound Stage音場型)型喇叭,即使今次不是貼牆安放,也以0度Toe in開始先。

 

由於借入的一對Cheviot已有其它傳媒曾作試聽,接起後開聲已大致穩定,經過幾天熱身,聲音也沒有太大變化;那就開始領教下天朗之音!

試聽器材:
Densen 440+ CD機 (S/P DIF輸出以Wireworld Gold starlight連接)

NAD M32 全數碼放大器
(由real cable TDC600喇叭線連接 天朗Cheviot)

先播放耳熟能詳的RR紅魔鬼。在Nad M32推動下,和Spendor D7比平衡度偏中低,感到天朗是先天較配合低頻沒那麽豐厚的單端胆放大器, 補償中低厚度;而且廠方己有很寬裕的補償選擇去配合用家

除了低頻有點過厚,Cheviot總算在這不大空間(長實中小鑽石廳)能正常呼吸;典型天朗很厚暖的中至低頻,新型混合物料音盤(相信是石墨和紙),輕易把發燒友追求的柔潤豐厚樂韻從罐頭載體解放出來;同軸號角高音充滿光澤亮麗,-般高效率號角所擔心的刺耳絕不在天朗音箱出現。

立體聲結象方面,雖然是Sound Field型濶障板設計,音埸仍有一定層次深度,高度也能高於箱頂尺多;
毫無疑問,音色是天朗的個性,但偏向歎世界型,紅魔鬼的激情稍欠,整個中低頻速度偏慢帶軟…但作為聽音樂的工具,Legacy系列的Cheviot已是令人接近滿意,很容易好聲…

各位看到這裡,相信都看出筆者某程度是給予了負評向這對訂價近六萬元的天朗;沒錯,六萬元的喇叭來說是有點不足,只能在音色上討我喜歡,未能令我有擁有衝動…而且,Legacy系雖說是復刻當年的HPD單元系列,但到底都沒用到HPD單元的Alinco磁(鋁鎳鈷磁,即一般叫鋼磁),不能突破我所聽友人的HPD版Arden, Cheviot是不出奇啊…

事情當然不是這樣告一段落 …..

友人不少天朗迷,其中Hiendy網友米高兄得知有復刻HPD聽,就找上門打擾一番~米高兄也有在Legacy系列發佈當日聽過新Arden的示範,也同意舍下Cheviot表現未如期望,更提起比較當日在阿二所用頂班TAD 和Accuphase器材示範,當中有落差是必然時…

說到這裡,给米高兄提醒到,其中有件器材筆者都有!就是地盒!

天朗的喇叭大约從十多年前的DC系列、Prestige系列都在Bi -wire接線柱以外加上一個Earth的接位。那時玩「地」未如今天普遍,很多人都不太理會和嘗試接地的效果。

有玩「地」的朋友,或許都有經驗把地線接在不同位置而出現不同效果吧;當中有正面有負面,有極大反應也有無反應,要完全是正面效果的接點是不容易找;筆者沒用前級後,也因為發覺所用地盒再沒有預期正面效果而棄用以換取平衡度。
一般喇叭若想接地,通常是接在負極接線柱,而效果常見是動態增強,平衡度有變化,低頻或高頻偏多,甚至相位出現失真;

十多年來,天朗堅持在輸入接線柱另置地位專用接口,必定是廠方找出整件器材的最佳落地位。
大昌的示範是每隻Arden用了一件細農夫地盒。筆者立即把家中Guru出品的金字塔(用同品牌銀地線)各一接上Cheviot的地柱

戲劇性的效果出現!

「全面提升」…很「行」的形容詞,但很貼切!加了地盒後放大器對喇叭的控制力明顯更好;若讀者也是用有地線專插的天朗,務必一試接地(無論接地盒,地線落地),這可能是引發新天朗喇叭潛力最有效的方法!事實上「落地」在Cheviot完全沒有trade off出現。

再播放RR 紅魔鬼~厚暖亮麗音色依然,但再不是靡靡之音,而是氣吞牛斗,我心中12吋雪櫃的氣勢和場面!音場、動態更宏大,尤其低音變得快速結實,精神爽利,層次分明。

再苛刻一點,用James Horner的Glory sound track.

皇帝位近100dB的音量,地盒幫助下NAD的功率獲得完全發揮。12吋大箱的低頻和氣勢,大音量而沒有失控化大惡聲,是舍下聆聽此碟最高水準一次

呀…我忘了自己是在中小型廳用天朗雪櫃箱…

伊健十三:在沒有HiFi碟包裝時代的一張好聲Canton pop. 天朗充滿血肉的中頻,高企的人聲結象,加上整體良好的音效,播放友情歲月,抑或甘心替代你,不以唱功掛帥的伊健也能令聽者投入,整張碟一氣聽完…

試大口徑號角音箱,當然不能錯過現場錄音;兩張東洋的Live, 首先是中森明菜的「夢」1991(CD標題是Listen to me), 仍是全盛期的Akina在新落成的幕張messe於91年的concert. 幕張Messe是類似香港機場博覽館的大型場地、本碟錄音未算是好,尤其速度稍慢的組合會播得很嘈;接了地的Cheviot當然pass, 還很好把這大型流行concert氣氛帶入這小廳;書架箱是體驗不到的!

另一張是日本民歌填詞人兼歌手北山修的「Birthday Concert」精選,選播的是香港人很熟悉的「風」(原本由日本「The shoe belts」 民歌組合所唱,香港是區瑞强的同歌名cover),是71年在大阪MBS hall (近似香港的伊館) 的版本。日本70年代的流行曲錄音很直接,而且壓縮很少,因此都很生猛具音樂感;本曲主唱和現場聽眾齊唱時,全頻能量大而質感清晰,堂音豐富,Cheviot播得很有味道而具臨場感 (訊息量少-些也達不到效果);同-曲曾聽過一對廿多萬的號角低音負載座地喇叭在較大場地播放,Cheviot在舍下表現不差過它!

最後是這張由喇叭品牌Marten出品的Supreme Session 2.
第五cut的Dance,Drum,Dance , 再-次考驗Cheviot的速度同能量,連串快速Percussion, 現場感同結象比例良好,外貌古典的Cheviot依然表現出現代喇叭的高瞬變低失真。

結論:
大家或許仍想問:新Cheviot比舊HPD Cheviot好嗎?沒有Alinco磁,有差別嗎?新Cheviot值回票價嗎?Legionee你有擁有的衝動嗎?

新版和舊版是不能比較…現代的音響要求是新版更能滿足,而且不關乎所用磁鐵類型;二手的舊版是很抵玩,但和新版是有距離。近六萬的訂價,好像有點貴,但若府上有足夠空間 (180~250呎) Cheviot很易玩得靚聲; 筆者甚至有極端的建議,假如只有十萬元Budget, 用Cheviot建立一套滿足聽音樂的組合是可行:舉個例,一套Audiolab的6000系CD轉盤和Dac 合併機組,再買地盒配合Cheviot, 不用十萬表現已能夠「很見得人」!

擁有的衝動?大家說呢?

p.s. Tannoy Legacy系列在去年尾日本Audio Accessories雜誌/Phile -web網站主辦的AEX Audio Excellence Award 2018獲得銀獎

 

http://www.hiendy.com/hififoru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15582&extra=page%3D1

  • 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