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想起小弟當初接觸 Acoustic Harmony (以下用 AH 簡稱),大概已是在八年前了,也是他們剛剛向家居音響發展的初期。記得當年初接觸 G1 喇叭線,那種三段平均,節奏感極強,色彩繽紛的聲音,以及親民的價錢,真的極之吸引,以致連訊號線 G1XR 和電源線 GP1 也一併用上。

事隔多年。小弟的音響組合也有所改動,而 G1 喇叭線也已進化為 G1 Sophia,再蛻變成現在的 Z1。

本文的主角是 Z1 喇叭線。

它比 G1 Sophia 高級,十呎定價為 $36500。測試是在小弟的組合中進行, 音源是 CAS 行 Roon:

Music Server: Innuos Zenith MK2 (Roon Core)
Streamer: Auralic Aries G2
DAC: Auralic Vega G2
Integrated Amplifier: Soulution 530
Speaker: Artos Audio Sunrise
Power Bar: Weizhi PRS6

Lightning Link: Audioquest Diamond HDMI
Interconnect: Kubala Sosna Elation XLR
Speaker Cable: AH Z1 (Reference: AH G1 Sophia)
Power Cables: Acoustic Revive Power Sensual 18000 Tripel C, 古何 旗艦頭尾 (music server); True Color Industry (streamer);
Wilson’s Audio The Legend (DAC); Kubala Sosna Realization (integrated amp);
Gigawatt LC3 MK3+ (power bar)。

由於用來測試的 AH Z1 是全新的,我如常將它接上,隨意播放一些歌曲作 casual listening。怎料不到,一開聲已經秒殺了小弟原用開的 G1 Sophia。畢竟 Z1 是高級過 G1 Sophia,價錢也比它貴接近三份一。 Z1 的那種細緻,那種能表達歌者的感情,真的令小弟不得不聽下去。

剛開聲的 Z1 竟然沒有未 run-in 時通常出現的情況 (例如聲音崩緊,不流暢),反之聲音已經有板有眼了。Z1 跟以往 AH 的喇叭線的聲音很不同,初步聽感是細緻,開揚,通透,跟以往的節奏感強,聽得人火熱,真的很不同。這可算是一個大突破。

經過四星期的 run-in (每日大概四至五小時的音樂播放) , Z1  大概已穩定下來. 可以正式作聆聽測示了。首先是密度和分析力,Z1 比起 G1 Sophia 提升了差不多30%。歌者的表現和樂器的演奏都顯得絕不馬虎,絕對不會草草了事。聽 “陳慧嫻 – Priscilla: Super Voice Super Hits UPM 24K Gold”,慧嫻的表情盡顯,第一首 “今天夜裡總下雨” 開首的結他仔細但有力。

再聽 “The Absolute Proprius Sound”,這是一張集合衆發燒碟的專輯。Choir 的歌聲所帶來的泛音令人不禁有置身現場的感覺。第二首 “Uppmuntran”的結他掃 chord 仔細有力,結他弦線震動的聲音清晰可聞。第一首 “The Midnight Sun Will Never Set”,色士風明亮通透但絕不刺耳。

然後便是透明度和通透度,Z1 營造出來的聲音和音場非常開揚透明,就像是一塊被抹得清晰透明的玻璃一樣。你絕不需要去 “找尋” 便可清楚聽到很多的音樂細節。聽 Kraftwerk 的 Radio-Activity,那些細微的電子樂的微妙變化,聽得人興奮非常。

又聽 David Sylvian Blemish,Sylvian 一開聲我幾乎被他那磁性的嗓音嚇驚了,接著便是很多零散的效果聲。你不需要刻意 “找尋”,都可盡入耳中。

再聽 Soundtrack – Eternity and a Day, 第二首的鋼琴粒粒清晰透明可見; 第三首當弦樂群一奏起時侯的氣勢滂泊, 密度驚人.

論音樂感和節奏感,Z1 當然輕易而過。那種音樂的連貫性,整體性,都被發揮得淋漓盡致,令你越聽便有越想聽下去的衝動。聽 “蔡齡齡 – 但願” 覆黑王,蔡齡齡的感情,那種慨嘆,歌曲的意境,都被盡情發揮出來。

再聽 Michael Jackson Billie Jean,鼓和 bass 的節奏聽得人十分興奮,而且音像鮮明,生動鮮活。

又聽 “黃耀明 – 美麗的呼聲聽證會” (不得不提的是這張專輯的錄音不錯, 現場效果亦錄得很好), 電子合成器所營造出來的效果絕不拖泥帶水, 明哥的口形清晰凝聚。

AH Z1 今次可說是媲美的 “蛻變”。因為比起 G1 Sophia 實在好得太多了。就像在文章開首時所言, 它已是一隻已經蛻變,美麗繽紛的蝴蝶。

  • 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