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endy 家訪交流室 之 盡在不言中 ~ 大草

文字、攝影: 豬賓(bigpun1975)

許多發燒友以到訪「草廬」作為一個終極,又或者是玩音響的一個指標。早前我接受草哥的邀請來訪,心情可說戰戰兢兢,也充滿了暇想;
草廬會是何等靚聲呢?
震撼程度會到何等級别呢?
在赴約前一晚總是徹夜難眠 …… 心想,一定要準備些問題問問草哥,才算不枉此行吧!
究竟在這麼多年接觸音響器材,如何能保持對她們的熱情?
至今還從她們身上追求甚麼?
這樣的期待感似層相識,就如小學到新界秋季旅行前的心情一樣。

家訪當日,我們一行數人先在草哥屋企附近吃過一頓美味的上海菜,席間我還想著早一晚預準好了的問題,可惜苦無機會去問,只好再靜待時機吧!

終於到達了「草廬」,眼前是一個尋常的起居室,大約二佰方呎,聆聽環境呈日字形座向,兩聲道組合就在皇帝位十數呎前屹立著,沒有預期的龍吟虎嘯,反而聆聽 環境就如音技總壇的一樣寧靜,房間聲響沒有被過度吸收,在內的人並不會感到耳朶不適,這方面的控制是玩好Hifi 成功的第一步。

器材:

Tidal Contriva G2 Speaker

Audio Note CDT Six CD Transport

Audio Note The Fifth Element D/A Converter

Audio Note CDT Six Force Power Supply, Audio Note The Fifth Force Power Supply

Audio Note M10 Signature Preamplifier

 

Audio Note Gaku-On 211 Mono Power Amplifier ( with 1937 RCA 211 power tubes x 4 )

Brinkmann Balance Dual-arm LP Turntable with RoNt II tube power supply, up-graded with Acoustical Systems Special Damping Platter

Thales Simplicity 2 Tonearm

Koetsu Jasper Platinum Diamond cantilever Cartridge

Karan Acoustics KA Ph Reference Phono Preamplifier

Harmonix TU-812MX

各人飯氣未過,草哥先以幾首男女人聲給我們暖暖身; 首先是以首本名曲「怎麼捨得你」開始吧!在音技總壇聽過很多次了,今次又如何呢?結他彈奏及共鳴聲依然吸引,張學友的嗓音更多了一份老練,整體都是很令人滿意的。

三曲過後,情況開始起了變化,第一次聽的「小剛-風聲鶴淚」,小剛的深情演繹固然是焦點所在,在鋼琴的伴奏之下,小剛的哽咽更顯出歌曲的悲涼,大提琴在不 知不覺間加入了,與人聲互相呼應,樂器質感極之強,傳真度極高,此時已忘記了在聽Hifi, 就像在欣賞現場演奏一般,有樂手與歌者的交流,更能看見樂器的形態和歌手的表情。

聽古典又如何?
聽Mutter 演繹的「流浪者之歌」,拉弓速度很高,但又很順滑,訊息量源源不絕,細節和密度非常豐富,琴音生龍活虎,形態活靈活現,很難想像是16/44 所帶來的效果。

膽機只適合人聲及古典?
這是一般人的錯覺,全套膽Audio Note 組合聲底平衡全面,對選碟亳不挑剔,不論播Carpenters 女聲,又或者 Whitesnake 的電子音樂,都完全無難度;45瓦 的GAKU-ON Mono Block 推動Tidal Contriva 播「三國 – 見龍卸甲」,大鼓幾可亂真,將現場環境推得地動山搖。

此時候,草哥輕拍我的肩膀,問:兄弟覺得如何呀? 我也一時來不及消化,只是輕輕點頭示意罷了!
已經聽了個多小時,大家都意猶未盡,亦正式進入第二部份聽黑膠;珠玉在前,很難不以CD 及 黑膠作個比較,草哥特以用同一個Mastering 的 「瑭瑭 – 夜夜夜夜 」給我們試聽;根據過往的經驗,以黑膠系統重播應該是會輕易勝出,不過AN CDT SIX  組合也不是善類,在此環節竟然不下半分,Brinkmann 加上光悅頭女聲十分嬌美,充滿韻味,而AN CDT SIX 就樂器質感較強,真是魚與熊掌。

早前在Hiendy 帶來不少話題的Harmonix TU-812MX 唱片鎮也被草哥收歸旗下,一個唱片鎮的價值比一般入門的黑膠系統還要貴,是否又被神化了的一件附件呢?
先以Brinkmann 的原裝唱片鎖先唱一次,播放的是「蔡琴老歌 – 痴痴的等」背景依然是十分寧靜,人聲較清,蔡琴換氣聲清晰可聞,鋼琴聲鏗鏘明亮。同一首歌,使用TU-812MX 唱片鎮再試試,鋼琴聲此刻變得更有味道,人聲結象更為立體,蔡琴以沉厚的氣聲帶你進入意景,你可驚嘆她歌唱技巧原來那麼高超,感情表達自然得無話可說,高 中低音分布得很平衡,完全不覺得累聚, 天價的唱片鎮,效果之大,又是一絕!

差不多到晚上十一時,家訪也到了尾聲,此時草哥在LP 架取出一個黑盒,原來是「Belafonte At Carnegie Hall」45轉單面刻錄box-set,據說這Classic Record 八碟版早已絕版,單面刻錄也是不常見的做法,所以收藏價值很高。草哥為我們選了最尾一首「Matilda」;落針、此刻草哥也把大廳的燈關上,四支211 膽的金光就如射燈照亮著舞台,音樂隨隨響起,手鼓聲生猛活潑,口哨聲高音一飛衝天,Harry 在台上唱歌,觀眾就在台下和唱;Harry 在台上說笑,觀眾亦報以笑聲;此時,我們尤如置身1959年的Carnegie Hall,我看見有人隨著歌曲擺動身體,又有些在喃喃低語,好像跟著Carnegie Hall 的觀眾一起大合唱;眾人聽得很投入,喇叭、擴音機,連帶牆壁也消失了似的,曲終 ….. 各人竟然同時間站起來報以掌聲,面上流露出歡愉的神情,高潮過後,是次造訪「草廬」也正式結束了!

後記:
草哥不止一次問我感受如何?是否跟我想像有些差別?本以為有如往日的分享會一樣,介紹一下碟,有一些小秘技分享一下;
怎料只是以歌會友,以曲代話。
正如草哥常跟我說:「講到天花龍鳳都係無用,不如由我親身示範給你看。」

在造訪後我反覆思量,發現埋藏於心底的疑問原來也得以解答。
究竟大草如何能保持對音響的熱情?
人們所認為16/44 CD 已經到了極限,但是Audio Note CD 機顛覆了我們所想,營造出不一樣的聲音,足証明音響器材還有無限的可能性,只等待人們去發掘,亦是草哥對音響熱情之泉源。
至今還從音響上追求甚麼?
是以高傳真性所帶來之音樂感去感動別人。

我在世活了四十年,人漸漸變得麻木,許多事也覺得理所當然;可能我們仍會取笑電視台歌唱節目的觀眾感動落淚,但是我們是否忘了音樂本意是用來感動別人?

許多人玩Hifi 也可曾迷失過,只愛聽音效而不能細味音樂之本身,從是次「草廬」之行我意會了兩句說話:「音響只是手段,音樂才是根本;音響系統是以音樂去感動人,不是以音效來取悅於人。」
大草並沒有把這些話掛在嘴邊,但是這一切,已盡在不言中了!

 

 

https://www.hiendy.com/hififoru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95915&extra=page%3D1

Categories: Feature, 家訪世界區
  • 目錄